盤點15家夫妻創業項目,「慶俞年」之外其實有更多靠譜的夫妻合伙

2020-08-25 16:33 來源:互聯網

圖片來源壹圖網

編者按:本文來自IT桔子(itjuzi521),作者吳梅梅。

李國慶和俞渝的這場「慶俞年」大戲將「夫妻創業」的矛盾充分暴露在了公眾面前,大概也拉低了所有人(包括投資人)對夫妻創業的印象分。但是這種即便放在普通夫妻之間也極端的、公開撕扯的情況,也僅代表了夫妻創業「硬幣的一面」,事情發展到如此階段且當個娛樂八卦看——給「夫妻創業」們留一條活路吧。

說到夫妻創業,像夫妻店這種傳統業務形態在線下存在了幾十年——如果作為個體戶經營,攤子小、成本低,矛盾一般也小,可以內部協商解決。但放在互聯網創業的語境下,夫妻創業的形式算是特殊的,畢竟投資人明確在判斷項目時,將「人」(團隊)的因素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創投圈常見的「夫妻檔」創業,通常有以下幾種可能的情況:

一種兩個人經歷相識、結婚,而后開始創業;二是同為大學同學/校友,相對「知根知底」,在工作數年后創業,既有同窗的感情基礎,又有職場積累;三是混跡職場多年,在商務社交場合相識(或作為公司同事),然后結婚,再去合伙創業。

 

十幾家夫妻創業公司獲得了投資

投資人怎么看「夫妻創業」?哲略資本創始合伙人丁廳認為,夫妻創始人對于企業團隊未來的發展擴張有制約,影響企業不斷引入更多更好的人才,進而制約企業的升級發展,真正有大格局的、愿意分權分利的夫妻創始人團隊非常罕見。青松基金投資副總裁孟德洋曾也表示夫妻創業一定是有利有弊的,但是弊端更大。

盡管如此,但根據 IT 桔子數據統計,我們依然發現了有十幾家夫妻創業項目,都(曾經)獲得了不錯的投資。

從行業來看,夫妻創業常常發生在產業鏈發展較為成熟、與「衣食住行」等消費生意密切相關的地方,比如電子商務、女裝、母嬰。而那些需要夫妻雙方共同擁有較強專業知識的新興領域,也有個別案例,比如貝昂科技創始人夫妻——冉宏宇是加州理工空氣動力學博士,章燕是加州大學電子材料學博士,兩人一同回國創業,專注空氣凈化器領域。

從創業結果來看,夫妻創業有 IPO 上市的,如華興源創、燕麥科技;有被收購的,如上游互動被掌趣科技收購、中老年女裝淘品牌 ANYMO 艾茉被韓都衣舍收購;也有正在處于發展中的,還有一些發展不好沒有下文的,如來自臺灣的涂鴉聊天軟件 Cubie Messenger。

 

北大留美學霸夫妻創業 AI+零售,獲得快手投資

2018 年 2 月,知衣科技成立并拿到天使融資;2018 年 8 月,知衣科技再獲得君聯資本、快手的數千萬人民幣 A 輪融資。

這家快速發展的公司背后,其創始人鄭澤宇,高二以全國信息學競賽金牌保送北大,后獲卡耐基梅隆大學(CMU)計算機碩士學位,2013 年加入谷歌,創業前任美國谷歌高級工程師。2015 年 7 月,人工智能處于萌芽階段,鄭澤宇與谷歌幾位同事一起回國,在杭州創辦了智能云計算 AI 服務公司「才云科技」,現任知衣科技聯合創始人兼 CEO。

知衣科技的 CTO 溫苗苗是鄭澤宇的妻子。溫苗苗是北京大學學士,也是卡耐基梅隆大學人工智能博士,創業前任 Coursera 數據科學家。

知衣科技圍繞服裝設計環節中服裝選款的需求,對服裝行業尤其是設計環節涉及的各類數據進行收集整理,通過圖像識別、以圖搜圖、時序分析及個性化推薦等人工智能算法,進行深度分析和挖掘,向服裝設計、生產的從業人員提供營銷數據分析、智能輔助選款、服裝搭配推薦等相關服務,主要價值是輔助服裝設計/決策、管控成效、精細化運營。

據了解,鄭澤宇天性樂觀,喜歡戶外極限運動,對市場、技術、商業模式敢于探索,積極擁抱變化;而溫苗苗天生對壓力敏感,心思更加細膩,注重細節問題。夫妻兩人性格互補,還有一個 4 歲的兒子。

知衣科技兩位創始人屬于名校校友+知名跨國互聯網公司工作數年+辭職創業,即便不是夫妻合伙創業,他們各自擁有著不錯的履歷和教育背景,單獨創業也能獲得投資人的認可。今后公司能否快速發展就要看他們的團隊管理能力和領導力。

 

繼游戲項目被收購后,夫妻再次創業的項目屢獲風投

2020 年 4 月,上游互動創始人劉智君的新公司王牌游戲拿到了數百萬元的天使投資,投資方有 IDG、紅杉資本,還包括快手、博樂科技、途游以及 DotC United 等知名公司。

而上游互動正是劉智君和馬曉陽兩夫婦的創業項目。劉智君最早在人人網工作,從聯眾世界開始進入游戲行業,歷經端游、頁游和手游,曾任美國 EA 藝電大中國區產品總監,2012 年劉智君與老同事一起創立了上游互動。馬曉陽畢業于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阿拉伯語專業,兩人同為穆斯林。

半年后,上游互動推出的頁游作品《塔防三國志》便一戰成名,掌趣分別在 2013 年、2015 年前后兩次以總價 13 億元收購了上游互動 100% 股權。雙方業績對賭協議長達 4 年,于 2016 年結束。

2017 年他們又開始了二次創業——OneMena 泛阿網絡,專注于中東地區的移動互聯網應用市場,服務于阿拉伯語用戶,主要做工具和內容類的產品,并提供當地的新聞、內容資訊,同時關注女性市場,為女性用戶提供專屬工具,旗下主要有 Koora、كووورة、Funcy、Hayaa 等四款產品。

如果說上游互動是游戲老兵劉智君的主場,那么這次的泛阿網絡就是科班生馬曉陽的主場了。而也這對夫妻的新項目獲得了投資人的青睞,OneMena 在 2017 年底獲得紅杉中國 2300 萬美元 A 輪融資,2018 年 5 月獲得了 IDG 資本領投、快手跟投的數千萬美元 A+輪融資。

2019 年劉智君再次出發,仍然選擇了游戲領域,成立了王牌互娛。

 

80 后留美夫妻創業,從母嬰品牌到母嬰電商

小鹿美美是一家主打母嬰服裝產品的電商特賣平臺,2015 年獲得了天使輪、Pre-A 輪、A 輪共 3 輪融資,融資總額 4000 萬元,投資方包括鐘鼎資本。創始人是一對獲全獎留學美國的夫妻,此前他們還創立了母嬰品牌優尼世界。

鐘子飛博士畢業于美國德州大學計算機專業,曾在 Google 實習,畢業后在華爾街工作。妻子嚴飛在波士頓大學獲得教育學碩士之后,也留在紐約工作。

2007 年,兩人的第一個孩子在美國出生,初為人母,總想給孩子最好的——嚴飛發現國內嬰幼兒品牌缺少個性設計,顏色和花紋美感不佳,于是想自主創業,成立母嬰用品新品牌。丈夫鐘子飛也加入到團隊中,擔起技術大梁。

鐘子飛為小鹿美美開發的抓單系統每天自動抓取用戶訂單,當天發送到供應商中;而嚴飛本人經常走訪零售渠道,發掘新品牌,負責供應商洽談等商務工作。

 

更接地氣的夫妻創業,年輕夫妻做移動社交

《左耳》是一部曾經風靡全國的的青春校園題材小說,也是 8090 青春時代的一個記憶符號。

就像小說的基調一樣,「左耳」APP 是一款主打青春、溫暖治愈牌、以音樂為切入點的移動社交應用。在這里,用戶可以點歌、唱歌、聽歌、交友,以歌交友。2012 年左耳獲得了第一筆來自天使灣數十萬元的天使投資,2016 年獲得了愛酷游一千萬元 A 輪融資。

創始人李璽磊愛編程,也愛搖滾樂,從中學時期開始組建過多支搖滾樂隊。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上學時就不安分,開啟「大學生兼職創業」生涯,做過校園網站,接過軟件外包。李在讀研究生時帶項目參加創業沙龍,認識了任朝茜,然后開始了夫妻檔創業之旅。

2013 年正是國內移動社交爆發之際,包括騰訊微信、網易易信、阿里來往等巨頭打得不可開交,依靠語音社交來滿足大眾的需求,用戶量瘋漲。而左耳作為剛成立的創業公司,沒有任何優勢,雖然說小眾清新的定位容易被人記住,但長期免費、用戶量上不去,依靠年輕的小眾用戶顯然難以維系公司的正常運轉,這是其商業模式的硬傷。

另外,我們也看到,李璽磊剛走出校門就成家立業一步到位;雖然在校期間有些社會實踐經歷,但畢竟缺乏真正的職場經驗,對商業的認知和判斷無法習得。因此,他們的創業更像是來源于生活中的一些靈感、點子,可以滿足小范圍人群的需求,但無法在商業上大規模地被驗證,獲得成功。這也是大學生創業失敗概率較大的原因,不過這種創業大多是低成本的。

 

夫妻創業弊端有多大,如何規避風險

無論是否有過同窗或者共事經歷,創業之前的「夫妻」身份中如果能積累足夠的了解、互信,其實是很好的創業合作基底,但本身就有風險的夫妻身份在一開始也許可以被規避——回到李國慶和俞渝。李國慶是在 1996 年去美國考察時認識在華爾街投行工作的俞渝,兩人一見鐘情,三個月閃婚,從他們不論是結婚還是創業,彼此之間的了解是遠遠不夠的,這為后期兩人不和埋下了隱患。

通常而言,夫妻共同創業的好處在早期比較明顯,首先是大多創業公司早期沒錢,未來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很難吸引優秀的合伙人加入;夫妻雙方基于信任,可以達成一致,解決早期創業公司的用人問題。

其次,夫妻雙方將家庭與事業完全捆綁,是緊密結合的「利益共同體」,對公司像對孩子一樣,具有更高的責任感和歸屬感;且親密度更高,也更能共同承擔風險。

不過,需要擔憂的是公司進一步發展壯大、小有所成后,這時夫妻創業發生的矛盾會更加尖銳,對公司造成的危害也更深,還會面臨「利益體」解綁的風險。

首要矛盾是,夫妻共同經營管理,雙方股權和經營權不好厘清。但是公司需要明確由夫妻中的一方來主導,完全平權會導致很多隱患。尤其是在公司戰略方向和重大決策上,核心創始團隊的分歧將導致公司發展不穩定、戰略搖擺。

李國慶和俞渝雖然分工明確,但后來出現的分歧也非常典型:第一個是當當是否走標品化擴張之路——李國慶想帶領公司轉型時尚電商,大力開拓服裝類目;而當俞渝執掌當當,果斷放棄了商超品類和閱讀器的硬件產品線。第二,2018 年海航洽談收購當當事宜——管理層股東和俞渝都希望盡快賣海航,而李國慶不同意賣:「要賣海航絕不是好選項」。

本身創始團隊內部出現意見不一、爭執不下的情況,團隊就很容易一拍兩散;但合伙人尚能好聚好散。夫妻創業散了,就是對家庭和事業的雙重打擊。

次要矛盾是,創業本身就是高投入的事情,夫妻雙方都創業,無暇顧及生活,缺乏對家庭的照顧、更缺乏對孩子(若有)的陪伴,不利于下一代的教育成長;當然,這個更多是個人取舍的問題。

說到底,夫妻創業的特殊性在于一開始就打上了「家族企業」的烙印,但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案。比如讓一方逐步隱退;適時適度地引入外部合伙人等。

據說,阿里巴巴創業合伙人十八羅漢中就有馬云的妻子,而馬云在后期力勸妻子回歸家庭照顧孩子,這也是一種恰當的處理方式,可以讓企業從此徹底擺脫「家族經營」的影子。

退出有時是主動的決策,有時也是被動的選擇。

比如 2012 年上半年,環球雅思成為培生的全資子公司,張永琪留任總裁,妻子張曉東出局。而在張永琪看來,即使沒有并購,張曉東也會退出。張曉東表示:首先是「我們的年齡、精力很難支撐這個企業更快速地發展。」其次,「公司上市,很多事情要公之于眾,夫妻矛盾也要提交董事會,原本不那么尖銳的矛盾立刻會變得非常激化,所以上市前后,夫妻要有一方退出。」

結合以上案例,我們認為,夫妻創業在創業公司發展早期并沒有不好,到中后期需要警惕。而無論結果是成功也好,失敗也罷,是否真的要歸因于「夫妻創業」問題還是值得商榷;更多還是夫妻作為合作伙伴雙方之間的角色定位、利益分配、能力與性格等問題。

所以,千萬別對「夫妻創業」項目戴著有色眼鏡,而是具體項目具體分析,回歸到對「人和事」本身的判斷上。

延伸 · 閱讀